APP下载

“一代之治, 必有一代人才任之”——【专访】第三届南京大学“青年

2019-05-12

前言:近年来,归国热潮开始在中国掀起了风暴,对于这些想要归国的海外学子来说,留学的经历使得他们的视野更开阔,思维也更活跃,但同时,几年的海外生活也潜移默化地改变了他们的生活习惯和工作思维模式,所以刚回国的海外青年学者,由于国内外巨大的文化差异,多多少少会出现“水土不服”的现象,这是一个值得重视的问题吗?未名海外人才网带着这样的疑惑,采访了本次“青年学者前沿论坛”的参会嘉宾。


 南京大学历史学院 梁晨副教授

 10年前我选择回国的时候,国家对海外归国学者的优待政策不如今天多,一些特殊头衔和待遇也没有设立。我之所以考虑加盟南京大学,除了生活上的考虑,更重要的是这里有广阔的学术平台。“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在南京,它存储有极为丰富的民国国家机关的各类历史档案,对我这样一个从事中国近现代史研究的学者来说,这具有无法抗拒的吸引力。此外,南京大学的中华民国史研究中心更是国内最主要的民国史研究基地,拥有众多优秀的学者和有影响的学术成果。

 目前,全球人才竞争加剧,中国自身的发展、提供的条件和政策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回国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他们有很多条件比我们当初要好很多,应该发挥自身的跨文化优势,才会对自身的发展有所成长。

 很多海外学子担心回来以后,会难以适应研究环境的变化以至迷茫,但是现在国内大学的制度设计已经逐步与国际接轨,融入进来并不是很困难。同时,国外的学术文化也不是全然一体,每一个国家和社会、每一种学科都有着不同的差异,年轻人也应该去多挑战自己,立足中国自身,考虑中国的研究问题和研究方向,才能更好地实现自我的学术成长。南大也会提供很多行政、教学科研体系方面的辅助,帮助他们尽快融入这些环节。


李长嘉 

 我在2014年前往英国攻读博士学位,至今已过了近五个年头。回想刚到英国时,和很多国外留学生一样,我经历了较长的时间去适应当地的环境、气候、饮食和生活习惯。但在国外的生活培养了我独立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这段宝贵的留学经历让我对中英两种文化体系及科研体系对比有了更深刻的认识。虽然身在国外,但一直心系祖国,如今博士毕业,看到国内大好的就业形势,我感觉归国是一种势在必行的选择。

近年来我们国家的科研条件和科研环境有了非常大的提高,这可能是很多人都选择回国发展开辟事业的基础。南京大学的平台和双一流学科是最吸引我的地方,一个人所处的平台有多大,就决定了他能走多远。目前,国内的很多实验室以及仪器设备等基础建设方面都领先于很多西方国家。我对我们的国家、对南大有很大的信心,我也做好准备去迎接接下来的挑战。


侯正晔 澳大利亚昆士兰科技大学 战略传播专业副教授

 我一直坚信的是,整个学术界的未来,或者说世界的未来都会在中国,我在过去十年参加过很多的会议和项目,发现对像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的研究非常少,而现在国内的科学发展、经济文化都有着很大的进步,中国的未来具有很大的潜力,未来一定会引领国际潮流。


 我研究的方向是社会科学,西方的主流理论都是在当地的的社会文化环境中产生的,我不能完全照搬西方的那一套模式去解释中国社会的一些现象,从学术研究的角度来说,回国会提供给我一个新的背景和环境,就会有新的认识和见解,这样做出来的理论就是我原创的,不再是在西方的理论上进行修补,这对我来说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我的目标是希望以后当同行提起我的名字,就知道我做的研究是什么,也就是说,能在我自己的领域当中建立属于我自己的身份标签。


 社会科学史一个很大的概念,与自然科学相对来说,更需要用解释的方式去做研究,而不是用实证数据来印证一些东西,或者探索逻辑规律和公式,所以做社会科学的人都会比较感性,有种文艺情结,而南大深厚的历史和文化就是最吸引我的地方。


 我们经常说的一句话是“Capacity determines your mobility,你的能力决定了你的流动性,所谓学者都是四海为家,并且在不同的思想领域和格局观里徜徉旅行”,我可以选择任何一个城市继续我的研究,但是每座城市都有它独立的气场,我想,南大的气场和我是很相符的,在这样一座底蕴深厚的城市,我可以静下心来做研究,不会被外在的事情所打扰。


张乃忠 东京工业大学 地球生命研究所

 我在国外的时候,接触过一些南大外出交流的教授,惊讶于他们活跃的思维和极高的水平,让我心生敬佩,南大是我的母校,还在大学就读的时候,我就有想要以后在这里任教的想法,但是众所周知,南大的门槛和要求非常高,竞争也很激烈,这并没有打消我想进南大工作的念头,所以我近些年一直在沉淀和学习,最近我也刚刚换了新的研究所,是做地球起源和宇宙方向,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新的领域,我也准备潜心钻研两三年,做出成果,最后可以回到母校,在这个领域开创出一些新的东西。


香港浸会大学经济学博士 何心巨


 中国目前是世界上体量最大的经济体,在国内可以做很多其他地方做不到的事,这几年国内的发展也超乎我的想象,回国以后,我相信我能做更多我想做的事情。近几年的回国热潮越来越大,说明国家提出的“科教兴国”的口号正在落到实处 ,人才是发展经济的第一要素,国家也提供了很大的支持和保障,但是多劳多得,待遇高,也意味着压力大,我认为这对我们年轻人来说是一件好事,人是有惰性的,压力越大动力也就越大


南京这座城市地处长三角地区,是六朝古都,具有深厚的历史积淀和文化底蕴,南大不管文化、教育还是医疗等生活配套方面,都有着得天独厚的有事。南京大学也是国内的顶尖学府之一,在国际上也享有盛誉,近年来南大对海归青年学者的支持力度也十分大,是做学术研究的理想平台。我计划毕业以后就去高校工作,在5年以内评上副教授,争取在学术上有所突破,发表更好的科研成果。

结尾:结尾:不管是“水不不服”还是“鸭梨山大”,都没有阻止海外学者们回家的热情,大概只有在家乡,才会有如此强烈的归属感,而这一批又一批海外学者的归来,让我们有充沛的底气,憧憬更加美好的未来。


关闭窗口
  • 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研究所
  • 中国科学院上海高等研究院
  • 华中科技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