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职位搜索     公司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回国资讯
广东人大代表炮轰人才引入方式 称政府介入过深
来源名:南方都市报
分类:其它  创建于:2013-01-29 被查看:307次
  政府应该赛马,而不应相马,应该打造环境,而不应赤膊上阵,应该用市场化手段,而不应用计划经济模式。

  谁是人才应由市场说了算,由政府或专家评审就能看出谁是人才的做法是违背常识的,是经不住历史检验的。

  省人大代表、大族激光董事长高云峰

  “谁是人才应该由市场说了算,而不是政府说了算。”在省“两会”上,来自深圳的省人大代表、大族激光董事长高云峰炮轰深圳“孔雀计划”等引才计划违反人才竞争规律,有计划经济的影子,“政府应该赛马而不应相马,不应赤膊上阵。”

  作为来自企业的省人大代表,高云峰向大会提交建议,对政府推动科技创新工作的一些政策和措施提出看法,他认为政府建设创新环境和体制无疑是好的,但是一些做法却值得商榷。“对具体某项技术、某个项目甚至个人,政府介入太深,过度关注,过度扶持,甚至过度宣传,导致资源过度分配集中到某一具体项目,挤出了其它更多的项目。”高云峰认为,这样破坏了市场的公平竞争,也伤害了其他更多的科技人员,降低了科技创新的效率。

  “政府应该赛马,而不应相马,应该打造环境,而不应赤膊上阵,应该用市场化手段,而不应用计划经济模式。”高云峰表示,政府扶持几个著名项目,可能成功也可能有风险,这很正常,领导毕竟不是这个行业的,也不一定个个看得准,没必要把科技风险与政治风险捆绑在一起,对社会也有失公允。

  高云峰曾在深圳市“两会”上调侃不应给马化腾发放房补,那样是浪费。他在建议中也特别以人才政策为例,表示“千人计划”、深圳市“孔雀计划”等引智政策,虽然政府支持力度很大,但这种政府认定人才的方式是违反人才竞争规律的,“谁是人才应由市场说了算,由政府或专家评审就能看出谁是人才的做法是违背常识的,是经不住历史检验的。”

  “千人计划”是“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的简称,主要是在国家重点创新项目、学科、实验室以及中央企业等,引进2000名左右人才来华创新创业。“孔雀计划”是深圳于2010年10月推出的引进高技术人才的项目,纳入计划的海外高层次人才,可享受80万至150万元的奖励补贴,并享受居留和出入境、落户、子女入学、配偶就业、医疗保险等方面的待遇政策等。

  “难道外来的和尚才会念经吗?”高云峰表示,深圳、广州已经是国际性大都会,有一大批高科技人才及团队,政府不应对这些正在为广东创新做贡献的人才于不顾,却重奖引进外来人才。他建议政府把资源和精力用在环境打造上面,比如降低产业空间成本,降低企业运营成本,降低创业门槛,降低产业税赋,解决人才安居房,建立开放、包容、相对公平、机会均等的人文环境等方面。

  对话

  高云峰:给华为发钱还不如直接减税

  南都:大族激光是深圳重要的领军企业,本身也是享受一些政策优惠的,为什么还对人才政策颇多质疑?

  高云峰:不能因为自己享受了好处,说话就不公正了,为了深圳高科技企业的长远发展,肯定要提。

  南都:你说政府引进人才有点过度和越界,你认为这个度和界应该在哪里?政府对产业发展有引导责任,对一些种子型的产业要去培育,如何把握这个度?

  高云峰:引导产业有很多方法,但不应该用行政指定及找几个专家评审的方法,这样的方法浪费了很多资源,而且把很多真正的科技人才排斥在外,因为你引进的数量是有限的,可能只是几家、几十家,但可能把成千上万的团队否定掉了。对科学技术来讲,可能有几万个团队在研究几万个课题,而技术之间没有高低贵贱之分,为什么非要扶持某一项技术呢?政府推动科技创新应该打造环境,对微观领域的介入,会给人不公允的感觉。

  南都:对于很多新兴产业来讲,有的暂时还不能看到规模、利润,如果政府不拉一把,等到被市场淹没不就晚了么?

  高云峰:应该通过导向型政策、普惠性政策,比如建立产业链,鼓励公平竞争,降低企业负担、运营成本等方面来展开,而不是直接给某些企业发钱,给华为发钱还不如直接给华为减税,可能华为会走得更远更快。

  南都:但这不就是深圳所倡导的鼓励创新宽容失败,培育未来华为中兴的理念么?

  高云峰:培育应该用市场化的方式去做。拿现实来说,很多科研院所它们对科研创新到底发挥了多少作用?说得过激一点,如果把中科院垄断的科研资源下放,说不定中国的自主创新会发展得更好。它有职称的认定资源,有院士的垄断资源,有所有科技资源的分配权力,但研究的科技成果连产权都不明确。深圳引以为傲的4个90%(90%以上的研发机构设立在企业,90%以上的研发人员集中在企业,90%以上的研发资金来源于企业,90%以上的职务发明专利出自于企业),才是有生命力的,是野生的放养的,是在市场中打拼出来的,它的自主创新能力一定强。

  引进者说

  刘若鹏:引进的人才需在市场“拷打”

  作为“孔雀计划”首批认定人才,同为省人大代表的深圳光启高等理工研究院院长刘若鹏认为,“孔雀计划”确实引进了很多团队回来,但这些团队到底做得怎么样,有没有出成果,如何让这个政策产生预想的效果,还有什么困难和瓶颈,还有太多问题要研究,已经不简单的是哪个地方政府的事了,可能是整个行业、整个国家的问题。“让引进的团队真正做出成绩,还需要在市场中去‘ 拷打’。”他认为,“孔雀计划”等人才引进政策需要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现在这个政策还离成熟非常远。

  刘若鹏表示,在人才引进政策中,面临一个双向选择的问题,他本人不是为了这个计划才回国的,回来以后才知道有这样的计划,“人才和团队也是‘良禽择木而栖’。”但有的团队如果没有这样的计划,可能还真的不愿回国。

  刘若鹏表示,政府在科技创新上还是要花非常大的力气,这种力气不是单单指投入多少钱,直接把钱给企业,要解决的问题很多,包括知识产权保护、促进行业创新、行业协会培育、国际化投融资等等。“但至少现在迈出了第一步,把团队先引进过来了,有了必要条件,是否攒足了能成为充分条件的所有必要条件?现在还是一个非常大的问号。”

  回放

  马化腾获房补曾引反思

  有专家认为政府对人才的奖励过于粗糙和统一

  人才评定的标准是什么?政府是否应介入评定?人才的引进和奖励又该采取何种方式?这些讨论,其实多年前已在深圳出现,而引爆大争论的是“腾讯老总马化腾获政府房补”一事。

  2008年,深圳出台《关于加强高层次专业人才队伍建设的实施意见》及6项配套政策,对高层次人才普遍关心的住房、配偶就业、子女就学、学术交流等问题,出台解决措施。而向高层次人才发放住房补贴,便是具体措施之一。2010年,身家数百亿元的腾讯公司CEO马化腾作为深圳地方级领军人才,被列入拟发放房补名单中,引发热议。

  2011年,深圳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局长王敏曾反思,深圳的人才奖励政策存在一定的弊端,“现在的政策是在人才表现突出的时候才给予奖励,马化腾领取住房补贴遭到公众质疑一事就值得我们反思。”

  “到底什么是人才?真正的奇才、怪才,他们本身就是革命性人才,肯定是未知的,无法测评的。”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于长江认为,现在政府评定的“人才”,不如说是现有规则下有成就的人,或者那些能为城市发展带来资源和项目的“能人”,“但这样的人是否就是人才?他们是不是城市需要的?是否能做出更大的成绩?”另一方面,政府对于人才的奖励也过于粗糙和统一,“所奖励的主要还是资金和房子,有可能他们根本不需要这些东西。越成功的人拿到越多的资源,产生马太效应。”

  事实上,王敏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人才的评价不能守着传统的身份管理,要向市场评价的方式转变,更多地看其实际成果和贡献。而深圳的产业发展与创新人才奖政策就很好地体现了市场评价这种人才评价方式。还有投资入户政策,也是一种市场评价方式。又如,这两年实施的积分入户政策很好地体现了市场对人才的评价。
关闭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猎头合作 | 使用说明 | 服务条款 | 隐私权政策

Unknown Space, since 1996